阳山在线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川江号子传承人吴秀兰:不想把这门民间艺术带进棺材

川江号子传承人吴秀兰:不想把这门民间艺术带进棺材 作者 / 蒋鸿涛

  【解说】78岁,原本是应该在家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,而她却时常忙着演出、创作、教学。她是川江号子唯一女传承人吴秀兰,她四处奔走只为了让川江号子世世代代传承下去。

  川江号子是川江流域船工们与险滩恶水搏斗时,为统一动作和节奏,由号工领唱,众船工帮腔、合唱的传统民间歌唱形式。 2006年,川江号子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今年78岁的吴秀兰出生于船工世家,从小就跟着父亲在船上谋生活。小时候,她天天在船上耍,每天都听到船工喊川江号子,她就跟着喊,喊着喊着就学会了。

  等到年纪稍长,船工们拉纤的时候,吴秀兰的父亲就让她在前面喊号子,因为有女孩子喊,男人们拉得就分外用劲。后来,凭借一副好嗓子,吴秀兰成了远近闻名的女号子头。

  【现场同期声】(吴秀兰喊川江号子)

  为儿为女把船拉,打霜下雪天下雨,一年四季滩上爬。

  【解说】20世纪70年代,长江上机动船代替了木船,船工的劳动强度大大减弱。20世纪90年代,三峡大坝开始修建,纤夫和川江号子一起开始慢慢地消失。如今,当年的纤夫已经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,而像吴秀兰那样会喊原生态川江号子的人,已经为数不多了。

  作为川江号子唯一女传承人,吴秀兰这几年收了不少徒弟,但个个都是半途而废。吴秀兰说,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流行音乐,对川江号子不感兴趣。因此,她感到很着急,她担心川江号子这门民间音乐艺术失传。

  【同期】川江号子非遗传承人 吴秀兰

  我祖祖辈辈都是绞船,我也是川江号子传承人,现在也没有收到正儿八经的徒弟,有些学着学着,学不会就不来了。但是我现在很着急,为什么着急,我不愿意把川江号子原生态的东西失掉。我希望的就是川江号子原生态的要一代一代传承下去。

  【解说】吴秀兰说,川江号子是一种变词不变调的唱腔,只要对这门艺术感兴趣,学起来并不难。因此,她希望在有生之年把川江号子教给更多的人,让这门民间音乐艺术一代一代传承下去。

  【同期】川江号子非遗传承人 吴秀兰

  我也希望找到好点的徒弟,希望他们来学,学了也有好处。别的我也没有什么,我现在都是70几的人了,要说的话,我这一辈子都是忘不了河边,我是船上生的船上长大的,我也希望把川江号子传承下去,我也不想把川江号子带到棺材里面去。

  记者 肖江川 重庆报道

责任编辑:【唐伟杰】
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